导读

李素妍,韩国首位进入太空的、女性宇航员,网易探索通过电邮采访李素妍时,她说成为宇航员的训练在体力上的辛苦并不如精神上的辛苦,如其前辈所言去太空像普通的出差。

嘉宾简介
韩国女宇航员李素妍

李素妍:2008年4月,搭乘俄罗斯载人飞船前往国际空间站,成为历史上首位进入太空的韩国籍宇航员和女性。

核心观点

Q1. 从韩国3万6千名候选者中脱颖而出,您认为能入选宇航员有哪方面优势?贵国宇航员选拔标准是唯一的还是男女有别?

李素妍我的工科大学博士生背景则对我有很大帮助。此外,我喜欢与人打交道、个人兴趣爱好活动中学习和积累的经验在团队精神以及社会性测试中都帮了我很大忙。在大部分选拔过程中,男女宇航员要求没太大不同,但我记得在体力测试中的标准会不太一样。

Q2.宇航员训练的强度非常大,您在训练的过程中是否遇到什么困难?

李素妍体力上的辛苦并不如精神上的辛苦让我更加记忆犹新。我在俄罗斯接受的航天训练,作为韩国的形象代表我大部分时间里面都小心翼翼。在训练中并没有什么对女性来说非常困难的地方。但是在以男性为主的军队设施中,没有单独为女性设立洗浴室和更衣室,这一点是不太方便的地方。

Q3. 当飞船飞离地球驶向太空时,您的心情是怎么样的呢?您是否感到紧张?当飞入太空时您看到了什么?

李素妍因与我同乘航天飞船的同事冷静地、很好地完成了任务,我从未感到害怕或恐惧。进入太空后等飞船稳定在轨道上,且能在里面自由活动时我才望向窗外。当我看到我出生并生长的家乡在那么远的地方,我感到很震撼;而每次看向地球,都让我内心澎湃。

Q4. 您在这12天太空飞行中,有没有经历过特殊的情况?是否经历过紧急情况?当遇到紧急情况时,您想的是什么?

李素妍在空间站停留期间,我听到了几次警报,但都不是非常严重的事故。是跟暂时对接的货物模块以及进行试验的模块的换气有关的警报。所有的警报在响起之后,宇航员立刻对情况进行确认,之后就将问题解决了,所以没有很大的问题。

Q5.当您回到地球从密封舱中出来的时候,您有什么感觉?

李素妍救援队到达之前我们已经着陆了,同乘的同事将舱口打开让我们从舱中出来。因之前一直在失重状态下生活,而两小时后回到有重力的地球让我们都感到有些疲倦和眩晕,但并无很大痛症或者困难。对我本人来说,我在宇宙中长高了3厘米,但是一回到地球上马上就回到原来的身高。

Q6.曾有报道说您从太空回来后背部疼痛,您能介绍一下具体的情况吗?

李素妍我的腰部疼痛并不是因为回归时发生冲击造成的,而是被重力挤压的脊柱间隙的软骨由于失重的原因而变得扩张,我的身高长高了3厘米的缘故。因为在2个小时的回归过程中,扩张的软骨又完全被挤压回去,在肌肉和神经回归原有位置的时候产生的痛症。除此之外,我的身体没有什么变化和问题。

Q7.如果更多的女性参与进太空探索工作,您觉得会带来哪方面的变化?

李素妍我不认为宇航员是男性或者女性就会带来巨大的变化。无论是女性还是男性,宇航员如何将自己的任务忠实地去执行才是最重要的事情。宇宙中是没有重力的,所以男性在这方面的优势就降低了,男女之间的差异也变得没有那么大。相反,女性更加仔细也偏重于感性,在宇宙中反而能够体现出女性的长处。我认为宇宙是给女性提供更多机会的地方。

Q8. 您对中国女性宇航员有什么想说的吗?

李素妍宇宙不是被某个国家或者某个人征服占领的地方,是所有人共同享有共同发展的空间。我很高兴中国女性宇航员能够参与其中,也期待在今后在很多地方能够进行共同合作和努力。也希望中国女宇航员能够成为中国众多女性工程师和科学家以及梦想成为工程师和科学家的女性的希望和榜样。我很期待能够与中国女宇航员见面交流。  

 

E-mail连线实录

嘉宾:李素妍

提问:网易探索

航天员之路:代表国家形象处处谨慎行事

网易探索:作为从韩国3万6千名申请者中选出来的女性航天员,您觉得您能够入选,主要是哪方面的优势?

李素妍:宇航员的首要任务是进行18种科学实验,我当时作为工科大学博士生的经历则对我有着很大的帮助。除了工科知识以外,因为我比较喜欢与人打交道,做过很多的兼职打工,还有我自己的个人兴趣爱好活动中学习和积累的经验在团队精神以及社会性测试中都对我有很大的帮助。

虽然我是工科大学的在读博士,但是我也非常喜欢艺术和运动,我对跟我专业不想关的其他领域的内容也非常感兴趣,也参与了很多的活动。在博士就读的过程中,我与很多外国学者和学生们一同工作。所有这些对我通过选拔过程中的英语测试,以及和外国文化有关的测试都有着很大的帮助。而且我从中学开始就一直坚持体育锻炼,身体素质非常好,这也是我相比较其他女候选人来说更加具有健康体力的秘诀。

网易探索:韩国宇航方面选拔的标准是唯一的,还是针对男女不同有不同标准?在体力上,对女性宇航员的要求和男性一样吗?

李素妍:我认为一般来说在大部分的选拔过程中,对男性宇航员和女性宇航员候选人进行评估时并没有很大的不同。但我记得在体力测试中的标准会不太一样。

网易探索:在成为一名真正的宇航员之后,您觉得宇航员的生活和您此前想象的一样吗?

李素妍:我最开始报名参加宇航员选拔的时候,知道会接受训练,以及在航天飞行中要进行宇宙实验。但是除此以外的事情都没有去想。也正是如此,我并没有过多去想在飞行之后必然会发生巨大变化的我的生活,所以关于这点我也一直在反省。

在太空中,我的一举手一投足都会通过电视播放出去,而且在这之后我的很多部分的生活面向公众公开,如果我能够对这些部分提前进行准备的话,我的表现肯定会更好。因为我只将精力集中在训练和任务上面,所以适应起突然改变的生活还是有点困难。

网易探索:宇航员训练的强度非常大,您在训练的过程中是否遇到什么困难?

李素妍:但是体力上的辛苦并不如精神上的辛苦让我更加记忆犹新。我在俄罗斯接受了训练,在训练所中作为很少数韩国人的我很自然的成为了韩国的代表。而我下意识的行动或者形象都能改变俄罗斯航天专家对整体韩国人的印象和判断,所以我在大部分时间里面都很小心翼翼。

网易探索:女性体力不如男性强壮,在训练中,是否有特别的体能训练?据了解之类在训练是要进行考核的,这些考核项目和男性宇航员的考核有什么不同吗?

李素妍:在宇宙失重状态下,身为女性感到困难的部分并没有在陆地上多,好像并没有什么对女性来说非常困难的地方。但是在以男性为主的军队设施中,健身房、游泳馆中都没有单独为女性设立洗浴室和更衣室,这一点是不太方便的地方。但是这也不是非常大的困难,所以很快就能够适应。一般来说大家都会认为女性比男性要辛苦,诚然很多训练最初都是针对男性来设计的,在最开始接触这些多少会有陌生的感觉,但是我并不认为这会更加辛苦。作为女性,虽然有一些不方便或者感到困难的地方,但是也正因为是女性,还有很多地方比男性更加便利。

我的太空生活:去太空就像普通的出差

网易探索:当飞船飞离地球驶向太空时,您的心情是怎么样的呢?您是否感到紧张?您看到的什么样的景色?

李素妍:因为与拥有丰富航天经验的俄罗斯宇航员一起接受训练的缘故,我在航天飞行之前并没有感到害怕或恐惧。很多前辈宇航员给了我很多帮助,他们告诉我这就像是职场中的普通出差一样。而且与我共同乘坐航天飞船的同事非常冷静并很好地完成了任务,所以我好像从未感到害怕或者恐惧。

最大限度避免航天运动病的发生,医生告诉我不能够突然转头看窗外。所以我记得我并没有马上就看外边,而是过了一段时间,等宇宙飞船已经稳定在轨道上,并且能够在航天飞船里面进行自由活动的时候,我才望向窗外。当我看到我出生并生长的家乡竟然在那么遥远的地方,单单这个事实已经让我非常得震惊了。虽然跟我之前在互联网或者照片上看到的地球一样,但是亲眼目睹感觉还是不一样的。每次看向地球都让我内心澎湃。到达空间站后飞船已经完成对接,但是测定压力还需要时间。但是那几个小时给我感觉像过了好几年一样那么长。就像从韩国到美国要飞行10个小时一样,在飞行过程中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但是飞机着陆之后,走到门口的这10几分钟感觉比10个小时还要久一样。也可能是想要尽快到空间站看到同事,以及对之后的事情充满了期待,才会觉得这短短的时间竟然漫长无比。到达空间站后,一打开舱口,就收到在俄罗斯一同接受训练的宇航员们的热情迎接。而他们为了迎接远到而来的我们所做的众多准备和努力都让我们感到非常的感激。

网易探索:作为女性,在太空会遇到哪些不方便吗?

李素妍:在我的记忆中,在空间站停留的时间里,作为女性在完成任务上并没有什么比男性宇航员更加困难或者不方便。因为在空间站中去洗手间会有困难,所以我们相应也接受了训练。需要注意的地方并不是作为女性更加困难或者不方便,而是执行关于液体的所有任务和活动都特别危险,要求所有宇航员都必须非常慎重。

网易探索:您在抵达宇宙空间站三天后,是人类首位宇航员尤里-加加林成功完成太空飞行的“宇航员日”。当时在空间站的宇航员是怎么庆祝这一日子的?有什么特别之处?

李素妍:4月12日是世界航天日。在那天晚上我们准备了韩国航天餐与大家分享。在进行航天飞行的时候,我们带了10种韩国饮食上空间站。我们与俄罗斯和美国的宇航员们一同分享韩国菜,一起聊天,度过了很愉快的时间。

网易探索:您在这12天太空飞行中,有没有经历过特殊的情况?是否经历过紧急情况?当遇到紧急情况时,您想的是什么?

李素妍:在空间站停留期间,我听到了几次警报,但都不是非常严重的事故。是跟暂时对接的货物模块以及进行试验的模块的换气有关的警报。所有的警报在响起之后,宇航员立刻对情况进行确认,之后就将问题解决了,所以没有很大的问题。但是在回归地面的时候,我们再入了发射道(ballistic reentry),救援队花费了几个小时来寻找我们。但是这个过程也是接受过训练的,所以没有很大的困难。和我一起回归的同事们非常冷静地处理当时的情况,所以我也没有特别的紧张或者恐惧的感觉。

回到地球:我在太空中长高了3厘米

网易探索:当您回到地球、从密封舱中出来的时候,您有什么样的感觉?

李素妍:救援队到达之前我们已经着陆了,同乘的同事就将舱口打开让我们都从船舱中出来。因为之前一直在失重状态下生活,而2个小时之后回到有重力的地球让我们都感到有些疲倦和眩晕,但是并没有很大的痛症或者困难。对我本人来说,我在宇宙中长高了3厘米,但是一回到地球上马上就回到原来的身高,因此腰部疼了几个小时,但是过了一段时间就好了。

网易探索:曾有报道说您从太空回来后,因船返航时遭遇颠簸诱发背部疼痛。您能介绍一下具体的情况吗?目前仍没有研究证实太空环境会对人体造成什么影响,您觉得自己的身体还受到了什么影响吗?

李素妍:就像之前回答的一样,我的腰部疼痛其实并不是因为回归时发生冲击造成的,而是被重力挤压的脊柱间隙的软骨由于失重的原因而变得扩张,我的身高长高了3厘米的缘故。因为在2个小时的回归过程中,扩张的软骨又完全被挤压回去,在肌肉和神经回归原有位置的时候产生的痛症。除此之外,我的身体没有什么变化和问题。

网易探索:目前,太空探索任务中多数还是男性担任主要探索者。如果更多的女性参与进太空探索工作,您觉得会带来哪方面的变化?

李素妍:我不认为宇航员是男性或者女性就会带来巨大的变化。无论是女性还是男性,宇航员如何将自己的任务忠实地去执行才是最重要的事情。因为在地球上有重力的缘故,在搬运一些沉重物品或者一些需要力量才能坚持的事情上,体力上更加健壮的男性就具有优势。但是宇宙中是没有重力的,所以男性在这方面的优势就降低了,男女之间的差异也变得没有那么大。相反,女性更加仔细也偏重于感性,在宇宙中反而能够体现出女性的长处。我认为宇宙是给女性提供更多机会的地方。

网易探索:您对中国女性宇航员有什么想说的吗?

李素妍:太空不是被某个国家或者某个人征服占领的地方,是所有人共同享有共同发展的空间。我很高兴中国女性宇航员能够参与其中,也期待在今后在很多地方能够进行共同合作和努力。也希望中国女宇航员能够成为中国众多女性工程师和科学家以及梦想成为工程师和科学家的女性的希望和榜样。

我很期待能够与中国女宇航员刘洋见面交流。

出品|探索频道 采访|董凌 时间|2012-06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