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研究将烟花禁放写入污染应急方案

2013-02-04 09:51:38 来源: 新京报(北京)
0
分享到:
T + -
核心提示:蛇年烟花明日在五环内开售。受前段时间雾霾天气的影响,业内人士预期今年烟花销售可能低迷。另据了解,北京市正研究将烟花禁放写入重污染天应急预案。

蛇年烟花明日在五环内开售。受前段时间雾霾天气的影响,业内人士预期今年烟花销售可能低迷。另据了解,北京市正研究将烟花禁放写入重污染天应急预案。

摊主认为销量可能减少

昨日下午,望京一家烟花零售点外,摊主正在清理积雪。摊主说,很担心今年的销售情况,受污染天影响,一些市民肯定会减少燃放量。“订货的时候没想到,这行是越来越不好干了。”她称,其实在开售前已经有一些摊点偷偷卖了,他们这样守规矩的最受影响。

记者昨日获悉,北京市五环以内地区将于明日(农历腊月廿五)开始零售蛇年烟花爆竹。

内筒型烟花依然不准卖

北京市烟花鞭炮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介绍,考虑到环境污染等问题,今年的鞭炮技术多采用纸打底,这样的爆炸效果更好,也更轻。像以前一车鞭炮5吨重,现在也就3吨,使运输油耗大大降低。同时,炮捻中也明令禁止使用氯酸钠,使得鞭炮燃放的化学性质更稳定。

按照北京市去年开始执行的烟花新“地标”,内筒型烟花依然不允许上市销售,内筒型烟花采用黑火药将药弹打向高空然后爆炸,声音响、粉尘大,容易造成污染,也存在火灾隐患。今年北京市烟花鞭炮有限公司的所有组合烟花都严格按照北京市地方标准,采用的是镁粉、钠粉等金属原料,将污染降到最低。

北京对烟花集中检查

北京烟花协会秘书长康纪永表示,由于河南义昌大桥坍塌事故,今年烟花开售前,北京全市各职能部门展开了集中检查。

另据他透露,北京市政府正研究将禁放烟花写入重污染应急方案中。“污染严重的时候,可能启动烟花禁放。”他透露,这项工作正在积极推进,需要气象等部门先制定相应的气象级别,比如大风到几级不能放,颗粒污染到多严重不能放。

他介绍,烟花的污染是短时的烟尘,可以很快通过流动的空气消散,但如果是雾霾天,烟尘就容易聚集,对环境影响比较大。

禁改限大事记

●1987年

北京开始实施《北京市烟花爆竹安全管理暂行规定》,并采取“逐步限制、趋于禁止”的管理方针。

●1993年12月1日

《北京市关于禁止燃放烟花爆竹的规定》正式施行,规定“城八区”为禁放地区,远郊区县则暂不列为禁放区域,能否燃放,由区、县人民政府另行规定。

●2004年

北京市“两会”期间,一些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提出修改《禁放规定》,建议将“禁放”改为“限放”。

●2005年春节前

北京市政府规定,城八区五环以外的居民可以燃放烟花爆竹。“禁放”规定开始松动。

●2005年12月1日

《北京市烟花爆竹安全管理规定》实施,规定在除夕至正月十五限制时间内,五环内大部分地区都能够燃放烟花爆竹。

■ 观点

知名作家、童话大王郑渊洁

建议个人明年开始禁放烟花

郑渊洁说,春节燃放烟花是中国传统习俗,不过,古代建筑和人口不像现在这么密集,空气比现在好。如今,烟花燃放不仅污染空气,还可能导致火灾。“每个烟花零售点都像囤积大量烟花弹的弹药库,随时可能给城市带来威胁。”为此,郑渊洁在网络上多次呼吁禁放烟花。他发起的网络调查显示,有84%的人支持禁放。

郑渊洁说,今年各摊点已经进货,但明年起最好全市禁止个人燃放烟花。同时,为了兼顾人们的燃放需求,北京市政府可以统一燃放。“就像香港维多利亚港的烟火燃放。效果很好,也好控制。”

北京市人大代表陆杰华

烟花燃放不能简单以禁代限

陆杰华认为,对于春节燃放烟花这个延续上千年的传统民俗,很难因为要降低污染度,就简单下令禁放。“一刀切”的政策,会带来有法不依以及管理上的高成本和低效率。

陆杰华称,政府相关部门和民间环保组织可以发出倡议和呼吁,将燃放烟花带来的污染和安全隐患讲清楚,鼓励市民尽量少放或不放。

陆杰华说,公众习惯的养成,不仅要靠法规政策的强制性约束,更要靠社会的弹性引导。在减少烟花燃放这个问题上,立法同时,政府和全社会还应积极寻找多种有效的民俗替代方式。

北京市政协委员王静

可以引导市民购买电子鞭炮

十二届政协一次会议上,王静提交了一份提案,建议市政府采取措施,同时全民自觉减少或者不放烟花爆竹。

她说,2012年从除夕傍晚开始,伴随着全城各处的烟花,三项污染物浓度迅速增加。鉴于今年的天气,如再像往年那样随心所欲地大放烟花爆竹,将使北京的环境雪上加霜。因此,她提议今年及以后春节期间不放或少放烟花,为空气减负。

王静认为,民俗是不断发展的,传统文化要与最新的科技结合,现在市面上销售的电子鞭炮是一种很好的替代方法,可引导市民购买电子鞭炮替代传统花炮。

北京市烟花协会秘书长康纪永

当务之急是加强行业监管

康纪永也认为,烟花燃放是立法层面的问题,开禁之初就是应市民的呼声,现在遇到问题,不能简单地以禁代替限,应呼吁市民自觉少放烟花。

他说,从外地禁放的效果看,禁放投入的政府管理成本更大,也难控制不超标的烟花。“北京在全国的标准是最高的,而周边地区随便可以买到超北京地标的烟花爆竹,限个人购买和商品流通比较难。”

说到安全问题,康纪永说,出事的都是伪劣或者超标烟花,当务之急是加强行业监管,引导市民正确燃放,并大力推广污染小的新产品,既满足了传统需求,又能将污染降到最低。

市民、嘉锋传媒执行董事吴波

建议由政府集中燃放烟花

“近几年发现身边的朋友们过年买烟花越来越少了。”吴波说,他自己家多年来一直就很少燃放,基本都是买一挂小鞭炮了事。

他说,对环境的影响可以从除夕夜的空气味道感受到。近阶段,北京面临重污染天的危害,减少或者禁止燃放烟花应该提倡。而且从安全方面考虑,市民也应该少燃放。

他建议政府集中燃放,集中资金购买的烟花可以保证效果也能满足市民的节日气氛需求。自己燃放既“烧钱”,也不环保。

董凌 本文来源:新京报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县委书记的80后情人当掮客 收10万元帮副书记转

热点新闻

猜你喜欢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