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天的科学矫治可减轻阅读障碍

2013-01-12 11:02:37 来源: 东方早报(上海)
0
分享到:
T + -
核心提示:阅读和书写也是一种后天习得的技能,已经有大量的经验证实,阅读障碍者确实能从科学的矫治中获益,从而减轻原有的症状。

后天的科学矫治可减轻阅读障碍

矫治机构通过各种培训改善患儿症状。

后天的科学矫治可减轻阅读障碍

在北京北三环一栋写字楼内,一位老师在给三名孩子进行矫正训练。

后天的科学矫治可减轻阅读障碍

孩子接受阅读障碍治疗。

史上被追认为“阅读障碍者”的名人包括爱迪生、爱因斯坦和丘吉尔,这也说明了阅读障碍与智力关系不大,不少患有阅读障碍的孩子还极具艺术或数模方面的天赋,是什么造成了他们与普通儿童之间的差异?

现代医学已经可以通过核磁共振成像等脑成像技术透视阅读障碍者的大脑,但对于病理的解析还远远不够。不过,就像学习绘画、练习小提琴等一样,阅读和书写也是一种后天习得的技能,同样可以希冀通过后天练习改善。

阅读障碍的成因

在西方,阅读障碍(dyslexia)这一词最早在1880年代由德国的一位眼科医生提出来,这位医生当时检查了一位智力正常却被识字和写字困难严重困扰的病人。大约在同一时期,另一位英国的眼科医生也发表了一系列与阅读障碍相关的文章。

到了1925年,一位名叫Samuel T.Orton的神经科医生开始介入这一领域的研究,他的研究发现患有阅读障碍的人本身大脑并没有任何损伤。这项研究在西方获得了广泛的关注,并由此使许多人认识到阅读障碍。

基于现代研究的结果,一些科学家相信阅读障碍能够在一定程度上遗传。许多统计研究显示,男孩比女孩患阅读障碍的几率要高,不过来自美国密歇根大学语言与读写发展中心的研究却认为男孩和女孩患读写困难的几率几乎一样,只不过是男孩在遇到问题时似乎更愿意表现出来,而女孩们则倾向于小心翼翼地把问题藏起来,因此导致了研究者们所能确诊的男孩比女孩更多。

随着认知科学的发展,尤其是核磁共振成像等脑成像技术的引入,研究者们得以深入了解大脑内部的运作。这一技术使人们能够将阅读障碍者的大脑和普通人的大脑进行比较,从而了解阅读障碍产生的根本原因。

脑研究发现,阅读障碍者的大脑颞-顶叶、颞-枕叶、额下回、小脑等区域与其他人相比都存在一定的脑结构异常,这些脑结构异常要么表现在某个脑区的结构上,要么表现在某个脑区结构的左右不对称性上。

脑功能研究还发现,阅读障碍者出现脑结构异常的区域也大多表现出脑功能的异常。脑功能连接的研究则发现,阅读障碍者脑功能连接的异常不仅涉及同侧脑区前后部分的连接,还涉及双侧脑区相应部分的连接(中国科学院杨炀、毕鸿燕、王久菊论述有《发展性阅读障碍的脑机制——来自脑成像研究的证据》)。北京师范大学心理学院教授刘翔平认为,阅读障碍是由大脑的阅读功能发展性落后,或者是大脑阅读功能与其他功能的不平衡而导致的。

人的大脑中存在几处高级信息处理中心,他们是视觉、听觉、体味感觉这些信息集中处理的脑区域。从人类进化的历史看,文字只有短短几千年的历史,所以大脑并没有进化出专门处理文字的区域,我们能够阅读和书写文字只是利用了大脑中原有的功能区而已。现有的研究显示阅读障碍者的大脑成像确实与普通人不同,这也说明了为什么他们中的一些人在其他能力上大大优异于别人。

根据西方学者的研究,阅读障碍在不同种族、民族和使用不同语言的人群里都广泛存在,其发生率并没有显著的不同,但是教育部设在解放军306医院的认知科学与学习重点实验脑功能成像中心与香港大学在2005年合作的一项科研结果却显示,使用表意象形文字的中国人与使用拼音文字的西方人的大脑中,语言障碍区不在同一个地方,中国人有独特的语言区,这也就可能使得西方人和中国人发生阅读障碍的成因有所不同。

大脑的语言功能分别是位于前脑的布鲁卡区和位于后脑的威尔尼克区。在此研究公布之前,所有的科研报告都认为后脑的威尔尼克区主导语言功能,而前脑的布鲁卡区一般来说很少用。但是,306医院的研究发现中文的语言区更接近于大脑运动功能区,使用拼音文字的人,常用的是后脑的威尔尼克语言区,但使用中文的人,此区几乎用不到,常用的是前脑的布鲁卡区。

这一研究的相关负责人金真解释说,使用拼音文字的人若出现语言阅读障碍,一般都是位于后脑的威尔尼克语言区出了问题;而使用中文这种表意象形文字的人,如果存在语言阅读障碍,那是位于大脑前部的布鲁卡语言功能区出了问题,与后脑无关。

非药物的矫正练习

研究者们还没有找到一种灵丹妙药能够治疗阅读障碍,但已经有大量的经验证实,虽然几乎所有的阅读障碍都会相伴终生,但阅读障碍者确实能从科学的矫治中获益,从而减轻原有的症状。

东北师范大学的缴润凯、路海东等研究者提出,首先,为有潜在阅读障碍儿童进行的教学必须比对其他儿童的教学更加清楚明确,一年级儿童在有关字母、字母—声音间的关联以及语音意识等方面的知识均较薄弱,需要给以清楚明确而系统的教学以帮助他们获得译码印刷符号的必要知识和策略;其次,应该要为有阅读障碍危险的儿童提供更多的学习和教学机会;再次,要为有潜在阅读障碍危机的儿童进行更加富有支持性的教学,他们比其他儿童更需要鼓励、反馈、积极强化等情感支持。

目前,多感官教学理论在全球的阅读障碍矫治中得到广泛的应用。英国阅读障碍协会(British Dyslexia Association)在其网站上说,尽管有许多人声称他们使用新的方法和理论有效地教会了阅读障碍者,但是必须对这些所谓的新方法格外小心,如果没有科学的研究结果作为证据,那么我们对此不应该急于认可。

多感官教学理论认为,一般的儿童可能只需要通过调动一两种感官便能高效地进行学习,但对阅读障碍儿童应该要调动视觉、听觉、触觉、味觉、嗅觉、运动觉的多种感官帮助他们循序渐进地牢固掌握所学知识。

比如,教学者们让有阅读障碍的孩子们一边大声地读出所写的字,一边在沙盘中一笔一画地书写,这样通过触觉来帮助他们认识文字,还可以用橡皮泥捏成不同长短的条子,然后用这些条子来砌字。

还有的教学发现,将一些阅读障碍者不容易记住的字词编成口诀,这比单纯地让他们反复抄写更加有效。

反复的抄写并不是增强识字能力的方法,教师或家长应该由浅入深地指导儿童学习,让他们从笔画简单的常用字开始学起,当他们牢记这些字词后,可以编一些口诀来帮助他们记忆较为复杂的字词,比如在熟记了“月”这个字后,可以告诉他们“两个月相伴就是朋”。

更多地调动听觉来学习,可以让儿童将自己书写的内容读出来并且进行录音,然后反复地让他听自己的录音来加强记忆。

对于阅读障碍的儿童来说,把字体放大或者用不同的颜色突出字体的某些部分,用不同的颜色区别长篇文章的不同行或者不同段落也是帮助他们阅读的有效方法。

“伴读计划”或者“亲子阅读”也被认为是一种有效的教学方法。家长或是一些高年级学生与阅读障碍儿童每周或每天安排时间一起阅读课外书籍,这不仅可以帮助患儿熟悉已经学过的字词,还可以提高他们的阅读兴趣。

“阅读障碍是一个复杂的问题,已有的各种矫治方法主要还是从改善认知能力做起,并且在教学中提高教学技巧来帮助有阅读障碍的孩子。”北京师范大学认知所教授舒华说。

国内尽管做了很多基础研究,但是在应用上基本是零。舒华说:“这就像医生要给病人对症下药一样,心理学的问题要拿出治疗方法更不能马虎,国外的方法能够借鉴,但毕竟国外的拼音文字和汉语不同,国内的学者还有大量的研究工作要做。”

顾纯 本文来源:东方早报 作者:石毅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医学博士:经常失眠睡不好真会死人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