胸片不同胸透,辐射风险可忽略

2012-12-14 09:02:08 来源: 网易探索
0
分享到:
T + -
胸片并不同于胸透,虽然医学上已经确认了X射线检查对人体的危害,但两者因为所采用的检查方式和成像形态不同,对人体造成的辐射量也有着天壤之别。胸片作为一年一次的体检项目,其对人体造成的辐射风险可以忽略不计,不可和胸透混为一谈。

胸片不同胸透,辐射风险可忽略

近日,关于“中国胸透使用率超英国300倍,辐射大或成致癌祸根”的新闻引发热议,部分人提出体检应该取消胸片拍摄的主张。事实上,胸片并不同于胸透,是两种不同的临床检查方法。虽然医学上已经确认了X射线检查对人体的危害,但两者因为所采用的检查方式和成像形态不同,对人体造成的辐射量也有着天壤之别。胸片作为一年一次的体检项目,其对人体造成的辐射风险可以忽略不计,不可将二者概念混为一谈,而造成社会恐慌。

医学上已经确认X射线检查对人体的危害

1876年,物理学家希托夫在真空管中观察到阴极发出的射线在遇到玻璃管壁时会产生荧光,并将其命名为“阴极射线”。随后,英国物理学家克鲁克斯研究稀有气体里的能量释放,并制造了一种玻璃真空管,内部可以产生高电压的电极,命名为“克鲁克斯管”。与此同时,他发现,当将未曝光的相片底片靠近这种管时,一些部分被感光了,但是他没有继续研究这一现象,而这便是后来X射线用于放射医疗的雏形。1892年,尼古拉·特斯拉使用自己设计的“高电压真空管”与“克鲁克斯管”完成了X光实验,但是他那时还没有使用“X光”这个名字,而只是笼统地将其称为“放射能”。他继续进行实验时,发现了阴极射线对生物体的危害性,于是没有公开自己的实验成果,只是提醒科学界应该注意这点。

1895年11月8日,德国维尔茨堡大学校长威廉·康拉德·伦琴(Wilhelm Conrad Röntgen)在进行阴极射线实验时,观察到放在射线管附近涂有氰亚铂酸钡的屏上发出的微光,最后他确信这是一种尚未为人所知的新射线。他把这项成果发布在维尔茨堡的物理医疗社会(Physical-Medical Society)杂志上。为了表明这是一种新的射线,伦琴采用表示未知数的X来命名。同年,爱迪生研究发现钨酸钙在X光照射下发出荧光的能力最为明显,并于1896年3月发明了荧光观察管,后来被用于医用X光的检验。然而,1903年,爱迪生公司一名玻璃工人喜欢将X光管放在手上检验,而患上了癌症,尽管进行了截肢手术仍然没能挽回生命,这使得爱迪生终止了自己对X光的研究。自此,更多的科学工作者意识到长期受X射线辐射则对人体有伤害。

胸片不同胸透,X射线在人体组织上的停留时间较短

而就在伦琴发现X射线后仅仅几个月时间内,它就被应用于医学影像。1896年2月,苏格兰医生约翰·麦金泰尔在格拉斯哥皇家医院设立了世界上第一个放射科,使用放射线照相术和其他技术产生诊断图像。于是,临床诊疗成为了X射线技术应用最广泛的地方。常见的例子有胸腔X射线,用来诊断肺部疾病,如肺炎、肺癌或肺气肿等。它利用穿透性、荧光性和摄影效应等特性,将人体在荧屏上形成影像。但由于人体组织有密度和厚度的差别,当X射线穿透人体不同组织时,X射线被吸收的程度不同,到达荧屏上的X射线量就有差异,形成黑白对比的不同影像,为医生诊断提供依据。

在临床检查方法上,同为X射线诊疗的方法则有胸透和胸片两种,而胸片并不同于胸透,二者在所采用的检查方式和成像形态上有所差别。简单地说,胸透检查是医生通过屏幕观察病人胸部器官的情况,有点类似于超声检查,是动态的。整个过程因人而异,可能会持续几十秒到十几秒,期间被检查者一直暴露在X射线中。而胸片是将胸部X光的影像投影在一张胶片上,就如拍照一般,“咔擦”一下就结束了,期间的曝光时间不超过半秒,自然其辐射量也就比胸透要小。尤其它所形成的影像效果可以长时间保留,具有持续发挥诊断参考价值的意义。而胸透,所接受的辐射量较大,而影像效果清晰度有限,还无法保留,并不利于后期治疗的诊断参考。可以说,胸透是应该被胸片取代的,在美日等发达国家已经被淘汰,而在英国的使用率也仅为0.2%。

胸片的辐射剂量不大,可忽略不计

其实,拍摄一张X光胸片的曝光率约为160毫西弗特(计量辐射度的单位)/小时,即约为0.045毫西弗特/秒,而据辐射剂量参考值比对,胸透一次的辐射剂量则大约为1.1毫西弗特/秒。可见,胸片辐射剂量并不大。以胸部肋骨骨折为例,拍摄一张胸片大约需要0.5秒,因此接受一次胸部X射线检查,患者要承受约为0.023毫西弗特的辐射量。按照六次X射线检查,一个肋骨骨折的患者前后总共要承受0.138毫西弗特的辐射剂量。根据国际放射防护委员会制定的标准,辐射总危险度为0.0165/西弗特,也就是说,身体每接受1西弗特(1西弗特=1000毫西弗特)的辐射剂量,会增加0.0165的致癌几率。以此推算,一个肋骨骨折病人做一次胸片检查的致癌危险为千万分之三点八。

对其他医学检查来说,一般四肢做一次X光检查要接受的辐射量为0.01毫西弗特,腹部为0.54毫西弗特,骨盆为0.66毫西弗特,腰椎为1.4毫西弗特,上消化道为2.55毫西弗特。以此推算,因医学检查导致健康人群患癌的风险在千万分之一到十万分之一之间。此外,美国允许辐射相关工作人员每年接受的辐射量上限为50毫西弗特,也就是说,人体一年内接受的总辐射量控制在这个数值以内,与此相比,胸片的辐射剂量大可忽略不计了。

因为辐射损伤跟剂量成正比,剂量越小损害也就越小。一般而言,医用射线都比较安全,除治疗用射线需谨慎外,诊断用射线都是安全的、可以接受的。比如一年拍Χ光片、做CT等都不会对人体造成明显伤害。就检查来说,Χ光拍片剂量最低,然后是CT和造影。也就是说,并不需要对一年一次健康体检中胸片检查产生恐惧,只要不长期将人体置于拍片体检、CT全身扫描中,短时间内接受微小的辐射剂量对人体并无损伤。

陈雅娟 本文来源:网易探索 作者:陈雅娟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机长陪儿子参加运动会变"埃及艳后" 网友:豁得出

热点新闻

猜你喜欢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