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外科医生著述濒死体验引争议

2012-11-05 09:46:15 来源: 国际先驱导报
0
分享到:
T + -
核心提示:作为一位有25年从医经验的神经外科医生,美国人埃本·亚历山大一直都不相信灵魂出窍的濒死体验。但4年前的一次亲身经历彻底改变了他的想法,他坚信,他是第一个在大脑皮质完全“瘫痪”、身体时刻处于医学观察的情况下,意识却游历“天堂”的人。

美国医埃本·亚历山大在书中详细描述天堂的细节。
美国医埃本·亚历山大在书中详细描述天堂的细节。

作为一位有25年从医经验的神经外科医生,美国人埃本·亚历山大一直都不相信灵魂出窍的濒死体验。他从小接受科学教育的熏陶,追随父亲的道路当上了外科医生,还在哈佛医学院等高校授课。

但4年前的一次亲身经历彻底改变了他的想法。在从一场深度昏迷中醒来之后,亚历山大将自己的经历写成了一本书——《天堂的证据》。这位由资深外科医生讲述的“超自然”亲历,也在科学界和民间引发关于物质与精神、灵魂与肉体关系的广泛探讨,其中不乏争议。

昏迷7天的“意外感受”

“我知道,当人们濒临死亡时他们的大脑会发生什么,我之前一直相信人们描述的濒死体验是可以用科学来解释的,”亚历山大说:人的大脑运行机制极度复杂,同时又十分微妙。仅仅轻微减少氧气的供应,大脑就会做出相应反应。因此,当人们的大脑经历过严重创伤后,他们会讲出一些灵魂出窍的奇怪故事,但这并不意味当事人真的去了别处。

以上这些是亚历山大作为一位医生从科学角度对濒死体验的理解,不过当他亲身经历过一遭后,原有的认知被彻底颠覆。

2008年秋天,亚历山大患了一种罕见的细菌性脑膜炎,细菌侵蚀了他的脑脊髓液,导致大脑皮质神经元完全陷入“瘫痪”状态,令他昏迷了整整一周。

在这7天中,亚历山大的身体毫无知觉,大脑的高级功能完全停止运作。“当我被推入应急病房时,医生认为,我最多也只能恢复到植物人的状态。但当我深度昏迷了7天后,医生们开始商量是否要继续治疗时,我睁开了眼睛。”

令他惊诧的是,这7天里虽然他的身体处于昏迷中,但他的思维和自我意识仍是活跃的。期间他所感受到的经历如此深刻,这使得亚历山大相信,这足够成为意识能在死后存在的科学证据。

尽管没有任何科学理论可以解释这一点,但亚历山大认为,当他的肉体完全昏迷时,他的意识却是完好的。这个脱离了大脑的意识前往了另一个世界,在这个全新的世界中,人脱离了大脑和身体的限制,死亡并非终点,而是一段宏大而充满阳光的旅行中的一个篇章。

亚历山大称,他并非第一个经历过濒死体验的人,不过据他所知,他是第一个在大脑皮质完全“瘫痪”、身体时刻处于医学观察的情况下,意识却游历“天堂”的人。

超越凡间的体验?

亚历山大回忆说,他的“天堂之旅”从一个充满云朵的地方开始,深蓝色的天空上漂浮着大朵的白色和粉色云彩。在云朵之上,一些透明而发光的生物成群结队地飞过天空,留下了长长的、流光溢彩般的线条。

它们是鸟儿,还是天使?亚历山大认为无法用语言来准确描述,但他知道它们和地球上的所有生物完全不同,是更高级的生命形态。

随后,亚历山大听到了从天上传来的巨大声响,好似一曲圣歌,他怀疑这声音来自天上飞行的神秘生物,这些声音中充满欢乐的情绪,几乎可以触碰到,就如同雨点落在身上,却没有把你打湿。

亚历山大感到,这个世界,视觉和听觉并非如现实世界这样分开的,他能听到天空飞翔的美丽生物,正如他能看到它们美妙欢快的歌声。而且只有当成为那个世界的一部分之后,才会感受到这些。每个事物既是独立的,又是融为一体的。

更加不同寻常的是,在这段奇异的旅途中,亚历山大并非独自一人,有一名年轻女子陪伴着他。她有着高颧骨和深蓝色眼睛,一头金棕色的头发衬托着可爱的面颊。

第一次看到她的时候,亚历山大和她正在一片色彩斑斓的图案上,后来他认出这是蝴蝶的翅膀。或者说,他们当时被无数翩翩飞舞的蝴蝶包围,它们组成了一条色彩缤纷、充满生命的河流,流淌在空中。

这位女子的着装简单,就像是农民。但服装的颜色:粉蓝、靛青和橙粉,和这个世界里的其他事物一样,都鲜活得令人陶醉。当她注视着亚历山大时,让他感觉其中承载着所有类型的爱,同时又超越所有的爱。

没有说出任何词语,女子就能向亚历山大传递讯息,它们就像风一样穿透身体,亚历山大立刻领会了其中的含义。如果用人们所知道的语言来表达,女子说了3句话:

“你将被珍爱,到永远。”

“你无需有任何恐惧。”

“你不会做错任何事。”

这些话令亚历山大体会到了极大的释然与满足。

一阵温暖的风掠过,改变了亚历山大四周的一切,周围的世界似乎开始共鸣。亚历山大开始通过自己的心对风发问,或者说,在向控制风的神奇生物提问:这是什么地方?我是谁?为什么我在这儿?

亚历山大每提出一个问题,就能立即得到答案。回答似乎是一个由光、色彩、爱和美构成的冲击波,贯穿他的身体,通过一种超越语言的方式回答了疑问。越过了语言,直接进入了亚历山大的大脑。它们即是具象又如同直觉一般抽象的,“比火还炙热,比水更湿润”。当他接触到这些信息,他就会心领神会,而如果在现实中,这些想法或许要经历多年才能被感悟。

不同方式诠释出同一个宇宙?

当他继续前行,亚历山大进入了一片巨大的虚空,尽管完全身处黑暗之中,无边无界,但也极度舒适。一片漆黑中,亚历山大却也感觉到了光的存在,光线似乎源于一个明亮的球体,似乎就在身边。他也明显地感到,这个球和之前伴随他的那位女性存在某种联系,或者同为一体。球体担任着“翻译”的角色,让亚历山大能和自己周围这个巨大的世界交流。

亚历山大感觉自己就好像新生儿一般,“出生”到一个更广阔的新世界里,宇宙就像是一个巨大的天体子宫,球体正引导着他通过。正如同他后来回忆起17世纪英国诗人亨利·沃恩的诗句:“有人说,上帝居住的地方是深而耀眼的黑暗……”所有这些奇幻的经历,亚历山大称,比他曾经经历过的真实生活还要真实。因此,他很想对这一切作出解释。

身为经验丰富的神经外科医生,亚历山大原本坚信大脑产生意识,宇宙是不带有任何情感的。但经历过濒死体验之后,他深深质疑这样的观念太过于简单。他指出,现代物理学告诉我们,宇宙是一个整体,虽然我们看到的世界是纷繁各异的,但在表象之下,宇宙的万事万物又是互相联系不可分的。“我现在知道,宇宙不仅是一个整体,而且还充满了爱。我在昏迷过程中所感受到的宇宙,正是爱因斯坦和造物主以不同方式诠释出的同一个宇宙。”

亚历山大开始相信,身体和大脑更像是意识的载体,或交通工具,而非意识的制造者。这个新的观点既是从科学的角度,也是从精神信仰层面对宇宙真相的解释。

经历过这次令人难以置信的体验后,亚历山大说,他还和以前一样相信科学,但在深层次上,他和从前大不相同,“因为我瞥见了真相的一部分。”

当然,这些“真相”只是亚历山大自述的,并未得到科学的验证。对死亡的探索仍将是人类永恒的话题,在这个过程中,真相需要一层层地去细细拨开。

延伸解读:或许只是黄粱一梦

顾名思义,濒死体验是指濒临死亡的体验,指遭受严重创伤或疾病但意外恢复的人,以及处于潜在毁灭性境遇中侥幸脱险的人所叙述的死亡威胁时刻的主观体验。它是人类走向死亡时的精神活动。和亚历山大的“天堂”版本一样,许多被从死神手里抢救回性命的人形容说,那一刻就像走在一条隧道里,隧道的出口就是光明;有人感觉就像被象征温暖和宽容的光线所笼罩;还有人觉得自己俯视着躺在手术台上的自己,令他们更加深信人死后还有灵魂。

事实上,科学界对濒死体验的研究已经长达四十余年。而来自神经外科医生亚历山大的亲历讲述,似乎成为众多有过濒死体验的人叙述中,最为可信的一例。不仅由于他的科学背景,还因为亚历山大游历“天堂”时,他几乎完全瘫痪的身体和大脑处于严密的医学观察。

但英国精神病学研究所顾问彼得·芬威克指出,大脑活动停止后发生的第一人称回忆是否真实难以确定。那些拥有濒死体验的幸存者只能在事后描述当时的经历,我们无法确定这些经历是否是在大脑停止活动后感知的,还是随后编造的。而更可能的状况是,虽然当事人并未刻意编造,却会轻易相信大脑中形成的类似梦境的主观体验。

认知心理学家进行的实验表明,人们对真实体验的回忆很容易被扭曲或改变,变成人们认为应该发生的事,或者人们被告知的可能发生的事。

早在2006年,美国肯塔基州大学的神经学专家凯文·尼尔森教授通过试验发现,濒临死亡的人容易陷入一种类似做梦的状态。即便人在梦境里像经历了很长时间,实际做梦的状态只会维持几秒到几十分钟。因而,亚历山大的“天堂之旅”虽然看似真实华丽,本质上或许只是“黄粱一梦”。

生物学家罗兰·西格则从生物化学角度来解释。他认为,每个人在接近死亡的过程中,大脑都会分泌出过量的化学物质,比如氯胺酮——麻醉药所含的一种化学成分,这些化学物质有些能引起奇特的幻觉,感受到极度安乐感。因此这也可以部分解释亚历山大所感受到无处不在的“爱和温暖”。

不过不论如何,亚历山大的“天堂体验”仍向世人揭示了人类思维中最神秘莫测的一部分。不论天堂是否存在,对濒死体验的探索都将有助于人类更多了解自己和所处的物质及精神世界。也正因为有了质疑、分歧,才会有推理和验证,推动科学探索不断向前发展。

陈雅娟 本文来源:国际先驱导报 作者:谢来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任志强:找不到赚钱门路?是你财商低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