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新闻中心 > 探索新闻 > 正文

地震专家判刑是因不作为

2012-10-26 10:16:54 来源: 网易探索
0
分享到:
T + -
意大利地震学家获罪,国际科学界纷纷表示抗议,认为这会让科学家不敢说话。但是逻辑判断上看,导致这场诉讼的根结并非一个科学结论问题,因为没有人会怀疑地震难以预测这个事实,而是科学家对待科学和生命的态度。

地震专家判刑并非预测失误而是自相矛盾

意大利地震学家因对地震风险评估有误获罪在国际社会引起轩然大波,国际科学界纷纷对该审判表示抗议,认为这会让科学家不敢说话。但是,从逻辑判断上来看,他们曾向公众撒布“不会地震”的言论,确实与地震不可预测的科学结论自相矛盾。因此,导致这场诉讼的根结并非一个科学结论问题,因为没有人会怀疑地震难以预测这个事实,而是科学家对待科学和生命的态度。否则,今后又有谁敢相信科学家呢?

中国曾做了世界地震史上最成功的一次预报,但难以复制

1970年,中国地震部门根据历史地震、现今地震活动及断裂带活动的新特点,确定辽宁省沈阳一营口地区为全国地震工作重点监视区之一。1974年6月,国家地震局提出渤海北部等地区一二年内有可能发生5-6级地震,并对7个省、市、自治区发布了地震中期预报。1975年1月下旬,辽宁省地震部门提出地震趋势意见,认为1975年上半年,或者1-2月,辽东半岛南端发生6级左右地震的可能性较大。与此同时,国家地震局也提出了辽宁南部可能孕育着一次较大地震。2月4日0点30分,辽宁省地震办公室根据2月1-3日营口、海城两县交界处出现的小震活动特征及地下水位、动物行为等等宏观异常增加的情况,向全省发出了带有临震预报性质的第14期地震简报,提出小震后面有较大的地震,并于2月4日6点多向省政府提出较明确的预报意见。4日10时30分,省政府向全省发出电话通知,并发布临震预报,成功地在地震前一天疏散了一百万人。此为世界地震史上最成功的一次预报,但不幸的是,大多数地震没有这么明显的前兆,或者预测到地震了,结果地震却没有发生。

2004年初,洛杉矶加利福尼亚大学由弗拉基米尔(Vladimir Keilis-Borok)带领的一群科学家预言南加州九月将有一场与2003年圣西蒙(San Simeon)地震规模相当的地震,机率是百分之五十。但到了2004年4月,加州地震预报评估委员会(CEPEC)向州政府报告“预测并不可靠,而且涉及的地域广大(12,400平方里),所以这些结果不能作为加州采取特殊手段的正当理由。”结果在预报的时间窗口内并无明显地震。

当然,也有普通技术员预测到地震,反被政府或专家指控制造恐慌,最后地震却发生的情况。2009年意大利拉奎拉地震发生前一个月,一位名叫贾宝洛的实验室技术人员,根据地面增加的放射性氡气排放量,判断会有大地震发生。结果他被意大利民防单位指控危言耸听,还被移送警方侦办,罪名是制造民众恐慌。而就在贾宝洛被移送的同时,官方的专家在拉奎拉召开会议,大量接受媒体访问,保证说不会发生地震。结果,如今7名地震科学家被民众指控,并被以“过失杀人罪”判处6年有期徒刑,这一审判结果在国际范围内引起巨大争议。

目前的技术人类完全不可能预测即将发生的地震,但要有做好预警的意识

地震学家目前仍无法预测地震的确切发生时间,然而对地下构造了解的进步,科学家能透过震灾危害度评估,提供特定规模的地震在未来数年到数十年之间,发生在某区域的机率。虽然部分证据表明,对某些区域的地震预报或许有实用价值,然而这些技术的可靠性既未确立,也无法复制,所以地震学家及地质学家一般认为实用的地震预测还是梦想,意大利的7位地震专家只是一场无法预料的自然灾害的替罪羊。然而,正如上文所说,这场地震并非无法预料。

在国际地震学界早有这样的共识:要保护人们幸免于灾难性大地震的最好方式不是依靠地震预测,而是要建立一套完善的预警系统。如地震频繁的日本在2007年发展出一套全国的预警系统,一旦科学家检测到有大地震来临,该系统就试图向公众发出警告。日本的预警系统并没有独独依赖天然地震学,也依靠了大众的即时反馈。当然,在世界的其它地方,人口具有统计学上的多样性,发布地震准备信息可能是个挑战,但至少要有做好预警的意识。而意大利的7位地震专家在毫无实地调查,也无确认技术人员试验结果的情况下,预报说“不会地震”,以致一场可以避免的灾难变成了毁灭。

科罗拉多大学自然灾害中心的凯瑟琳·蒂埃尼(Kathleen Tierney)认为,正因为没有人能提前很久预测到地震,生活在可能受到地震威地方的人们才更应保持警惕,要做好地震来临的准备,特别是在那些自从上次大地震以后已经过了有些时间的地方。

既然目前难以预测地震又何以得出“不会地震”的结论

再从逻辑上看,这个被国际科学界批驳的审判,所持有的依据是当前的科技水平根本无法预测地震,对这7名专家的指控“没有必要”。美国科学促进会在致纳波利塔诺总统的信中表示:“那些认为专家能够向拉奎拉民众发出警告说有可能发生地震的想法是错误的。这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然而,问题的关键并不在地震是否能够预测,而是正如法官所提出的,既然在目前的科学技术条件下,地震无法预报,为什么他们能预报“不会地震”,这岂不是自相矛盾。而2009年拉奎拉地震,正因为这条“自相矛盾”的信息,以致当地政府和居民未能及时采取疏散措施,最终导致大量人员伤亡和财物损失。

虽然科学家也不一定都是正确的,但是这7位地震专家被判刑并不是因为他们预测失误,如果他们有作为地进行实地考察,或者检验实验室技术人员得出的判断,再得出发生地震可能性的概率为0,那么,可以说是因为他们学识或者科研能力有限,导致预测失误。但是,事实上,他们并不作为,而毫无根据的做出“不会地震”的辟谣。那就不是地质灾害无法预测的科学问题了,而是一个科学家对待科学和生命的态度问题。当然,科学界的顾虑也是存在的,今后会不会有科学家为此而噤声?但他们视乎遗忘了一点,这个事件中,不仅有科学家,还有民众。他们是否想到,民众今后是否会因此不再相信科学家呢?

做个不恰当的比喻,这就犹如“狼来的故事”,也许科学家第一次并非故意要欺骗群众说“狼不会来”,但事不过三,如果没有意大利地震专家判刑这样的事件,让科学家和群众都做个适时地反思。那么,今后又有谁会相信科学家呢?当“狼真来”的时候,或者“狼真不会来”的时候,一切就都晚了。

陈雅娟 本文来源:网易探索 作者:陈雅娟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贪腐副省长牺牲一人幸福全家?最高法发声:一追到

热点新闻

猜你喜欢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