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新闻中心 > 探索新闻 > 正文

"无药可医"的偏头痛 可影响全球4%的人口

2012-08-21 14:04:41 来源: 网易探索 举报
0
分享到:
T + -
核心提示:人类正在加紧寻求治疗偏头痛的方法,这种让人身体虚弱的常见头痛病已经困扰了科学家数十年。而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数据,在全球范围内,每10名成年人中就有1人以上身受让人无法正常行动的偏头痛之苦。全球人口中有4%的人每月有一半或一半以上的日子里会发生头痛。

“无药可医”的偏头痛:影响全球4%的人口

《华尔街日报》中文网 人类正在加紧寻求治疗偏头痛的方法,这种让人身体虚弱的常见头痛病已经困扰了科学家数十年。

研究人员关注最多的是一种名为降钙素基因相关口(CGRP)的大脑化学物质,这种物质似乎与痛感传递有关,但是在认知或情绪等大脑的其它功能方面并没有造成影响。研究人员尝试使用各种实验药物,通过屏蔽大脑里感应CGRP的部分来阻止CGRP发生作用。还有一些人正致力于人工抗体的研制,使其在CGRP引发偏头痛之前将血液或大脑中的这种化学物质吸收。

专家说,治疗偏头痛的新药一旦面世就会有巨大需求,因为目前的药物只对大约50%-60%的患者有一定疗效,并且心脏病患者和有中风病史的人都不能服用。而且这些药物并不能治本,在很多病例中,患者在24小时内又会出现头痛。

还有一种单独类型的预防性药物,使用者一般是一小部分偏头痛发生频率较高或发作起来更难受的人。

“人们需要立竿见影的偏头痛药,能够止痛并让它不再复发,”纽约蒙特菲奥里头痛研究中心(Montefiore Headache Center)的主任理查德•利普顿(Richard Lipton)说。

头痛症是全世界最常见的医学病症之一。根据世界卫生组织(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的数据,在全球范围内,每10名成年人中就有1人以上身受可能让人无法正常行动的偏头痛之苦。世卫组织说,国际研究发现,在过去的一年里,有50%-75%的成年人声称发生过头痛。全球人口中有4%的人每月有一半或者一半以上的日子里会发生头痛。

美国梅约诊所(Mayo Clinic)凤凰城分所神经学教授、美国偏头痛基金会(American Migraine Foundation)主席大卫•多迪克(David Dodick)说,头痛没有一种“常规”病症,而是有300多种类型他也是。患偏头痛的人通常会感受到剧痛、对光线敏感、头晕,有时会感到恶心,还会有一些被称为先兆的视觉和知觉症状。另外两大类头痛的成因是紧张或药物使用过度。

像布洛芬这样的非类固醇抗炎镇痛药对某些偏头痛患者有效。但是上世纪90年代面市的曲坦类偏头痛药对很多患者来说仍然是最好或唯一的药物选择。然而,大约一半的患者要么服用这类药后没有效果,要么由于其他健康原因不能服用此类药物。

CGRP是降钙素基因相关口神经递质的缩写,长久以来它被认为在偏头痛中发挥了作用,不过很长一段时间里这种看法的依据都是错误的。出现混乱的原因是对偏头痛本身产生了误解。

偏头痛发生的原因尚不清楚,但是专家们说他们最近开始把偏头痛当作一种大脑病症而非血管病症。直到大约12年前,偏头痛都被认为是由于大脑血管收缩引起的。血管的补偿性扩张就导致了搏动痛,当时的人们就是这么想的。

多迪克说,现在看来,更有可能是偏头痛“拦截”了大脑的正常疼痛回路。在大脑正常的疼痛感知系统里,神经末梢会将威胁信息发送给大脑,偏头痛发生时这个系统就会出错。

偏头痛是如何引发的?专家们对此意见不一,但是三叉神经(传递面部周围感官信息的重要途径)以及它与其它各种神经和大脑的连接神经似乎是传递疼痛的介质。

多迪克医生说,研究人员已经把某些与易患偏头痛体质相关的基因分离出来。

引起血管收缩和发炎的曲坦类药物可以阻止三叉神经中CGRP的释放。虽然CGRP的确促进了血管的扩张进程,但在偏头痛问题上,它对激活大脑神经所起的作用似乎才是最关键的。

20世纪80年代中期,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San Francisco)的神经病学家和头痛治疗专家彼得•戈德比(Peter Goadsby)和他的同事发现,CGRP在偏头痛发生时被释放出来,而曲坦类药物减少了CGRP的活动。

好几家研究机构和公司一直在努力研发可以作用于CGRP感应器官的药物,从而阻止这种化学物质激活疼痛网络。但是戈德比医生说,由于CGRP的感应器官非常复杂──药物分子必须作用于这种感应器官才能激发身体的行动──药物学家用了15年时间来研究如何阻止CGRP起效,而研制可以口服的药物还要更长时间。

事实证明,面向市场推出CGRP阻滞药物或者拮抗物──最先进的偏头痛治疗新药──难度很大。好几种正在研制中的药物都被发现对肝脏有毒害作用,这项挑战突显了针对可影响大脑的病症开发药物的难度有多大。

费城托马斯•杰斐逊大学头痛病研究中心(Thomas Jefferson University's Headache Center)的神经病学教授兼主任史蒂芬•西尔伯斯坦(Stephen Silberstein)说,CGRP拮抗药物的疗效似乎不如曲坦类药物,但是阻滞类药物的优点是它们似乎不会引起心血管并发症。

“你是以一种风险来替代了另一种风险,”西尔伯斯坦医生说。他担任了好几家公司产品临床试验的调研员。

默克公司(Merck & Co.)曾经研制了一种让人看好的CGRP感受器官拮抗药,但是在后期的临床测试中发现,有些患者出现了肝脏 改变的情况。去年7月,该公司称,在查看了所有试验数据之后,公司不再继续研制这种名为telcagepant的化学药物。德国的勃林格殷格翰制药公司(Boehringer Ingelheim GmbH)也曾研制过一种CGRP拮抗药,但后来终止了该产品的开发。一名发言人拒绝置评。

百时美施贵宝公司(Bristol-Myers Squibb Co.)正在进行几种CGRP拮抗药的早期研究,其它公司也在对类似药物进行测试或者准备开始进行开发。

研究人员和企业也在努力开发人工抗体,注射进人体后,人工抗体会在CGRP抵达感应器官之前拦截血液或大脑中的CGRP,或者屏蔽感应器官。

对于这类基于生物抗体的方法的研究处于早期,还未达到拮抗药物的测试阶段,但是抗体也许最终能够规律性地阻止CGRP的活动,使偏头痛无从发作。

“CGRP之说涉及到偏头痛紧急治疗方法的开发,”戈德比医生说,“但是对抗体的研究实际上是就更重要的理念展开测试,即如果不断阻止CGRP,就会是一种预防性的治疗手段。”(来源:《华尔街日报》中文网)

张春续 本文来源:网易探索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助你突破自我瓶颈的24堂精英课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新闻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