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新闻中心 > 探索新闻 > 正文

普利策奖得主:巨石像加速复活节岛古代文明覆灭

2012-07-05 09:21:12 来源: 网易探索
0
分享到:
T + -
复活节岛上的巨石像一直充满神秘色彩,大多数人认为巨石像由古玻利尼西亚人建造。在普利策奖得主杰拉德·戴蒙德看来,巨石像虽是一个奇迹,但这种奇迹却是以可怕的环境灾难为代价,加速了复活节岛古代文明的覆灭。

据美国《国家地理杂志》,复活节岛上的巨石像一直充满神秘色彩,大多数人认为巨石像由古玻利尼西亚人建造,但也有人相信出自被困在复活节岛的外星人之手。此外,如何运输巨石像也是一个不解之谜。在普利策奖得主杰拉德·戴蒙德看来,巨石像虽是一个奇迹,但这种奇迹却是以可怕的环境灾难为代价,加速了复活节岛古代文明的覆灭。建造巨石像消耗了岛上的大量自然资源,为了争夺剩余的可怜资源,岛上爆发内战,甚至发生嗜食同类的惨剧。

祖先灵魂化身

30岁的何塞·安东尼奥·托基是复活节岛的一位艺术家,他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到阿纳凯纳海滩,观赏美丽的自然风光。不过,最吸引他的还是矗立在山丘上的摩艾石像。据传说,首批来到复活节岛的波利尼西亚人就是在阿纳凯纳海滩登陆。大约1000年前,他们乘坐独木舟横渡太平洋,在海上行进了1000英里(约合1600公里)后来到复活节岛。几百年前,波利尼西亚人使用火山凝灰岩雕刻巨石像。这些庞然大物据信是波利尼西亚人祖先的灵魂化身。

托基是拉帕努伊人,也就是复活节岛的玻里尼西亚人原住民。正是他的祖先雕刻了巨石像。阿纳凯纳海滩一个52英尺(约合16米)长的石台上矗立着7座巨石像,背朝太平洋,双臂放在身体两侧,头上戴着红色熔渣雕成的高帽(被称之为“普卡奥”)。几百年来,它们一直注视着这座偏远的岛屿。看着这些庞然大物,托基会产生一种似乎正与祖辈们进行心灵沟通的感觉。他说:“这种感觉很怪异,也很奇妙。它们是我们的文化遗产,是拉帕努伊人的杰作。不过,我一直搞不懂祖先们如何将如此巨大的雕像运到这里。”

复活节岛位于南美洲西部2150英里(约合3460公里),皮特凯恩岛东部1300英里(约合2000公里),面积只有63平方英里(约合163平方公里)。在有人居住后的几百年时间里,岛上居民一直与外界隔绝。复活节岛上的巨石像高度在4到33英尺(约合1.2到10米)之间,一些巨石像的重量超过80吨。建造巨石像耗费了岛上的大量自然资源。在采石场,古人使用石制工具雕刻出这些庞然大物,而后在不借助役畜或者轮子的情况下将它们运到11英里(约合18公里)外的巨大石台上。他们如何做到这一点一直困扰着无数考古学家以及岛上的游客。

运输巨石像这样的庞然大物彰显出古玻里尼西亚人的聪明才智。在没有现代运输工具的帮助下,他们能够将巨石像运到现在的位置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不过,这种奇迹却是以可怕的环境灾难为代价。普利策奖得主杰拉德·戴蒙德表示建造巨石像是人类肆无忌惮破坏自然资源和环境的一个最极端的例子。这种做法值得现代人反思,如果不能吸取教训,整个地球也可能遭受与复活节岛同样的厄运。

旅游业的支柱

大约1000年前,玻利尼西亚人乘坐独木舟,在海上漂泊数周后来到复活节岛。最初,他们的人数可能只有几十人。现在,每周从智利、秘鲁和塔希提岛飞往复活节岛的航班达到12架。2011年,航空公司共为这座海岛带来5万名游客,是复活节岛人口的10倍。30年前,复活节岛上的汽车、电话和电力设施几乎为零,现在则完全是另一番景象。在复活节岛首府安加罗阿,网吧、酒吧、夜店、酒店和汽车应有尽有。在酒店,很多富有的游客一掷千金。40岁的拉帕努伊族雕塑家卡拉·帕特表示:“现在的复活节岛已经不是一座通常意义上的海岛。”

1888年,复活节岛被纳入智利版图。直到1953年,智利政府才允许一家苏格兰公司对这座岛屿进行管理,让其充当一个巨大的牧羊场。绵羊可以自由活动,拉帕努伊人却被“圈进”安加罗阿。1964年,他们奋起反抗,最后获得智利公民地位并有权选举自己的市长。

对于智利大陆,复活节岛居民的心理非常矛盾。他们要依靠大陆空运燃料、食物以及其他物资。他们学习西班牙语,前往大陆获得更好的教育。受免税政策刺激,智利的一些移民纷纷来到复活节岛,从事当地拉帕努伊人不愿从事的工作。27岁的导游伯诺·阿坦表示:“拉帕努伊人根本不会干洗盘子这样的工作。”现在,很多拉帕努伊人与大陆人通婚,一些拉帕努伊人也因此担心他们的文化正不断被“冲淡”。复活节岛共有大约5000名居民,几乎是20年前的两倍,其中的拉帕努伊人已不到一半。

复活节岛的几乎所有工作岗位都是由旅游业提供的。当地旅游部门负责人马希纳·卢塞洛·特奥表示:“没有旅游业,岛上的所有居民都得饿死。”复活节岛市长鲁兹·扎索·帕奥指出:“祖先留下的遗产是我们的经济基础。游客并不是奔着我们来的,而是奔着这些遗产来的。”帕奥所说的遗产主要就是指巨石像。

加速自我毁灭

托尔·海尔达尔是挪威的人种学者,同时也是一位冒险家,正是他点燃了全世界对复活节岛巨石像的好奇心。海尔达尔认为巨石像由秘鲁前印加文明建造,而不是玻利尼西亚人。相比之下,瑞士畅销书《众神的战车》作者埃里奇·冯·丹尼肯的观点更加不可思议,相信巨石像出自被困在复活节岛的外星人之手。借助于现代研究手段以及所获得的语言学、考古学和基因证据,科学家最终证实巨石像确由玻利尼西亚人建造,但如何将巨石像运到当前位置仍旧是一个不解之谜。很多研究人员认为古人利用大量绳索和木头将巨石像拖到目的地。托基的同父异母兄弟、25岁的苏里·托基表示:“专家们可以想说什么说什么,但我们知道事实真相,巨石像是走到目的地的。”据拉帕努伊人口口相传,巨石像借助祖先产生的超自然力量走到当前的位置。

没有任何证据证明巨石像在18世纪欧洲人登岛后建造。当时,岛上只有少量树木并且不够粗壮。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新西兰梅西大学的生物地理学家约翰·弗伦雷发现保存在湖泊沉积物中的花粉,说明这座岛屿在几千年时间里一直被森林覆盖,其中包括巨大的棕榈树。在玻利尼西亚人来到这座岛屿之后,森林遭到砍伐,变成牧草地。

2005年,戴蒙德出版了具有影响力的著作《崩溃》(Collapse),书中引用了弗伦雷的研究发现。他在《崩溃》中指出古代居民在无意间制造了生态灭绝悲剧。他们很不幸,选择了这样一座环境恶劣的岛屿。复活节岛座落于偏远地区,气候干冷,土壤贫瘠。岛上的火山早已休眠,让居民使用火山灰肥沃土壤成为一种不可能。为了获得柴火和开垦农田,他们不断砍伐森林。森林的大面积消失意味着他们无法制造适于出海打鱼的独木舟,转而猎杀岛上的鸟类。

戴蒙德表示土壤遭侵蚀导致农田产量减少。在欧洲人登岛前,拉帕努伊人爆发内战并发生嗜食同类的悲剧。就这样,这个与世隔绝的文明因自身的原因走向毁灭。戴蒙德指出他们的命运是人类无节制开采自然资源的一个最极端例子,也是最可怕的一种结局。如果不能引以为戒,人类的未来也将遭遇同样的厄运。

戴蒙德认为巨石像的建造加速了复活节岛古代文明的自我毁灭。在他看来,巨石像是古代相互对抗的首领们的一个权力象征。在复活节岛这样一座偏僻的岛屿,他们没有其他方式展示自己的权力。他们相互攀比,所建造的巨石像体积越来越大。根据戴蒙德的观点,玻利尼西亚人将巨石像搬运到木橇上,木橇在原木轨道上移动,最后运到目的地。

复活节岛巨石像研究计划负责人、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考古学家乔·安妮·范蒂尔伯格已成功测试了这种运输方式。不过,这种方式需要动用大量人力,同时耗费大量木材。随着森林的消失和内战爆发,岛上居民推倒巨石像。截至19世纪,已经没有一座巨石像保持直立姿态。在戴蒙德看来,建造巨石像揭开了复活节岛古代文明悲剧命运的序幕。

鼠患酿成灾难

对于复活节岛过去的历史,夏威夷大学考古学家特里·亨特和美国加州州立大学长滩分校的考古学家卡尔·利波与戴蒙德持截然不同的观点。他们也认为复活节岛一度拥有郁郁葱葱的森林,但对于森林消失的这场生态灾难,他们则指出不应由岛上居民负责,巨石像也不是罪魁祸首。根据他们在阿纳凯纳海滩得出的考古发现,玻利尼西亚人在公元1200年登上复活节岛,比普遍接受的观点晚了大约4个世纪。仅仅5个世纪之后,岛上的自然资源就被他们消耗殆尽。

除了人类这个破坏者外,他们还发现另一个环境杀手——波利尼西亚鼠。在岛上进行挖掘时,他们发现了已灭绝的棕榈树的坚果,上面有老鼠啃噬的痕迹。老鼠搭乘首批定居者的独木舟来到复活节岛。在阿纳凯纳海滩发现的大量老鼠骨骼说明,岛上居民将老鼠当成食物或者岛上没有老鼠的天敌。根据亨特和利波的计算,老鼠在短短几年内就在岛上泛滥成灾。它们疯狂啃食棕榈坚果,让这种生长缓慢的树无法播种。即使没有人类的砍伐,岛上森林也会因老鼠的入侵走向毁灭。此外,老鼠也疯狂地偷食鸟蛋。

可持续农业先驱

当然,首批定居者要对老鼠的入侵负责。据亨特和利波推测,他们是故意将老鼠带到复活节岛的。此外,他们也把鸡带到岛上。与现在的外来入侵物种一样,波利尼西亚鼠对当地生态的破坏远远超过将它们带到岛上的人类。研究中,亨特和利波并没有发现拉帕努伊文明在棕榈森林消失后土崩瓦解的任何证据。基于考古发现,他们认为岛上居民人数在定居后快速增至大约3000人,而后一直处于较为稳定的状态,直到欧洲人登上复活节岛。

复活节岛并不适于人类生存,岛上经常狂风大作,降雨飘忽不定,土壤也非常贫瘠。为了生存,岛上居民付出了艰苦努力。开垦农田时,他们不得不搬运数量惊人的岩石。此外,他们还建造了数千个环形石头结构防风墙,而后在墙内栽种农作物。为了保持土壤湿度和肥沃,他们将碾碎的火山岩撒到农田。亨特和利波以及其他一些研究人员认为,古拉帕努伊人是可持续农业的先行者,而不是生态灭绝的制造者。

对于其他考古学家提出的一些观点,亨特和利波也持不同意见。他们并不认为拉帕努伊人曾爆发暴力冲突,在当地发现的锋利黑曜岩薄片也没有被他们用作武器,而是充当农具。在他们看来,巨石像并非环境灾难的揭幕者,而是扮演和平守护者的角色。巨石像不仅是建造者力量的象征,同时也遏制了人口增长,因为人们的更多精力用在建造和运输巨石像上,而不是孕育下一代。

“走”到目的地

根据他们发现的证据,运输巨石像只需要很少的人就能办到,同时无需使用木材,因为它们确如民间传说认为的那样,“走”到目的地。63岁的拉帕努伊族考古学家和前复活节岛市长塞吉奥·拉普参与了亨特等人的研究工作。在他的带领下,亨特等人来到位于复活节岛东南部的火山——拉诺拉拉库的古代采石场,对大量尚未完工的巨石像进行研究。拉普指出巨石像确实可以“走”到目的地。巨石像腹部突出,重心前倾,底部呈D形,允许人们借助绳索拉着它们来回摆动,一点点向前挪动。2011年,亨特和利波在国家地理学会远征委员会的资助下进行实验,证明只需18个人、3条粗壮的绳索和一点耐心就能将一座高10英尺(约合3米),重5吨的巨石像复制品运到几百米远的地方。

没有人知道最后一座巨石像何时建造,原因就在于无法直接确定它们的年代。亨特和利波指出,在1722年荷兰人登上复活节岛时,岛上仍矗立着大量巨石像,当时的拉帕努伊文明仍十分繁荣。不幸的是,荷兰人带来了岛上居民不具有免疫力的致命疾病。此外,他们带来的各种物品也取代巨石像,成为地位的一种象征。进入19世纪,血腥的奴隶贸易导致岛上居民人数锐减,截至1877年仅剩下111人。

亨特和利波指出,复活节岛过去的悲惨遭遇更多地与种族屠杀和文化灭绝有关,而不是生态灭绝。对此,拉普表示赞同。他说:“我不相信黑曜岩工具用于农业生产。我很希望自己的祖先从未发生嗜食同类的惨剧,但我怀疑这种惨剧确实发生过。”

岛民面临新挑战

现在的复活节岛居民面临着一个新挑战——如果在不破坏的情况下开发他们的文化遗产。随着人口的增长和大批游客的涌入,岛上的供水越发紧张。这座岛屿没有下水道系统,也没有垃圾填埋场。2009年至2011年中期,复活节岛向大陆运输了230吨垃圾。帕奥说:“我们能做什么?限制移民?限制旅游业?”最近,复活节岛政府开始禁止游客将垃圾留在岛上。此外,游客也不准触摸巨石像。

导游阿坦抱怨说,虽然汽车是更理想的交通工具,但很多游客还是选择骑马,蹂躏过去就曾被苏格兰人的绵羊摧残的土地。复活节岛上马和牛的数量在6000以上,超过岛民人数。复活节岛居民渴望对祖辈留下的土地进行开发,这种愿望可能对当地文化遗产构成更大威胁。在这座偏僻的海岛,具有考古价值的文化遗产超过2万个,其中包括巨石像、石台、四周建造墙壁的菜园以及石头建造的鸡舍。岛上有超过40%的地区被划入一座受保护的国家公园。拉普说:“人们必须意识到考古并不是他们的敌人。”

几十年前,拉普和同事重新竖起阿纳凯纳海滩的巨石像。在此过程中,他们发现了建造者如何将灵魂注入巨石像的秘密:作为最后的步骤,建造者为巨石像装上眼睛(白珊蝴),用黑曜石或者红熔渣充当瞳孔。在阿纳凯纳海滩周围,当地人栽种了一片从塔希提岛进口的椰子树,以吸引游客。现在,很多智利新婚夫妇到这里游玩,享受日光浴。

在漫长的岁月变迁中,巨石像的眼睛已经不复存在,但它们的神秘色彩并没有随时间消退。托基说:“我希望了解真相,但复活节岛似乎不愿意让我们揭开它的秘密。也许,不知道真相反而更好,因为一旦了解真相,神秘感就荡然无存,让人们对巨石像失去兴趣。”(编译:shooter)

张春续 本文来源:网易探索 作者:Hannah Bloch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28岁姑娘当了39次伴娘 自嘲"嫁不出去是有原因的

热点新闻

猜你喜欢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