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新闻中心 > 探索新闻 > 正文

中国烟草科研真相:获奖成果为烟企谋利

2012-05-16 08:33:51 来源: 网易探索 举报
0
分享到:
T + -
核心提示:中国烟草科研队伍仿佛一支“神秘部队”,没有名分的研究专业,服务于一个备受争议的行业。这些获奖成果有一些成为烟草企业谋利的工具,国家控烟办主任杨功焕就认为,“降焦减害”实际上是烟草业做出来的一个推销卷烟的营销策略。

中国烟草科研队伍仿佛一支“神秘部队”,长期以来低调又默默无闻。

然而,“烟草院士”谢剑平和“中式卷烟申报科技奖”所引发的争议,却将这支队伍推到了风口浪尖。

谁在研究烟草?在研究什么?究竟缘何能够屡获表彰?这些疑惑像是一颗颗种子,渐渐在公众心中生根发芽。

隐形的科研队伍

中国烟草科研队伍在人们眼中似乎是“没名没分”的。

一位不愿具名的烟草界资深研究人员曾表示,长期以来,中国的烟草研究都在低调地进行。这是一个“没有名分的研究专业,服务于一个备受争议的行业”。

当然,这支队伍也有领军人物。谢剑平,52岁,中国烟草总公司郑州烟草研究院副院长。在历经了4年3次提名之后,2011年当选为工程院环境与轻纺工程学部院士。

随之而来的,是一片质疑声,众人矛头皆指谢剑平所做的研究——卷烟“减害降焦”。

事实上,谢剑平当选为中国工程院院士是对烟草科研人员科研水平和成果的一次肯定和表彰。

虽然烟草研究涉及很多方面,但涉及烟草生产工艺领域的研究无疑是这支队伍中的绝对老大。

由于与“吸烟有害健康”的理念相悖,烟草研究饱受诟病。于是,许多研究活动都是在行业内部低调进行的。这也意味着,这些人很少能够像其他领域的科研人员一样,成为台前的“科研明星”。

其实,这并不是烟草科研人员第一次进入公众的视线。2011年春天,在全国烟草行业政治工作会议上,国家烟草专卖局授予谢剑平等9人为“烟草行业学科带头人”,这一行动,揭开了烟草研究队伍的神秘面纱。

从这份“烟草行业学科带头人”名单中,可以窥见当前中国烟草研究的主要阵地——郑州烟草研究院、云南烟草科学研究院、红云红河烟草(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湖南中烟工业有限责任公司、青州烟草研究所、红塔集团、河南农业大学等赫然在列。

被公认为中国烟草科技奠基人的中国工程院院士朱尊权曾总结说,“中国国家级、省级和地方的科研机构中有700多名科研人员常年从事烟草农业科研工作。”

烟草研究团队虽然默默无闻,但是同其他领域科研力量一样,广泛分布在中国的科研院所、企业和大学。

在这些结构中,由朱尊权担任名誉院长的中国烟草总公司郑州烟草研究院无疑是“带头大哥”。

这家研究院成立于1958年,也是国家烟草专卖局唯一直属的综合性科研机构。目前,郑州院共有各学科领域的专业技术人才257余人,其中中国工程院院士2人,国家级有突出贡献专家1人,“中原学者”1人,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专家7人,高级职称专业技术人员90人,其中研究员25人。上述“烟草行业学科带头人”当中,就有2名来自于这里。

事实上,中国的烟草研究队伍,并不缺乏人才。这支研究队伍并不孱弱,而是一支隐形的强力军团。

正如国家烟草专卖局局长姜成康在2012年全国烟草工作会议上的报告中提及,在国内已经启动的7个烟草科技重大专项中,共设立33名首席专家。其中,在卷烟调香领域认定3名高级卷烟调香师,在烟草育种、减害降焦等5个关键技术领域认定9名学科带头人。

2012年,中国烟草行业完成6个系列高级专业技术资格评审工作,新增行业高级专业技术资格人数363人。

饱受诟病的科研

谢剑平之所以被提名为中国工程院院士,是因为其在烟草的“减害降焦”领域作出的杰出贡献。

事实上,同其他产品的研究类似,烟草研究也努力追求覆盖产品生产整条流水线的各个方面。

不过,与烟草技术改良方面的研究项目相比,烟草与健康领域的研究明显处于“先天不良”的地位,两者之间的研究比重呈明显失衡态势。

郑州院的烟草研究覆盖了从烟草栽培至卷烟生产的全过程。这些研究涉及到了烟叶栽培调制技术、卷烟加工工艺和配方、香精香料、烟草化学,烟草加工设备、甚至计算机应用、烟用仪器仪表等研究。不仅如此,他们还同时还承担卷烟厂、烟叶复烤厂工程设计和技术改造任务。

然而,对烟草经济的服务仍是科研的重点。这从国家烟草专卖局的一份名为《中国烟草总公司关于编制2012年度科技项目计划的通知》(下称《通知》)的文件中清晰可见。

在《通知》中,重点项目包含了围绕烟草育种、烟叶原料、卷烟调香、特色工艺、减害降焦、技术装备、循环经济、数字烟草等战略性课题和重点领域。

其中,重大专项项目计划要围绕烟草基因组计划、卷烟减害技术、卷烟增香保润、中式卷烟制丝生产线、特色优质烟叶开发、超高速卷接包机组研制、造纸法再造烟叶技术升级等重大专项进行编制。

而有关吸烟对人体危害的研究就相对较少。目前这方面的研究主要包括卷烟降害技术、烟气有害物抑制与消除、烟气生物效应及机理和对人体造成的危害等等。

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就非常支持对烟草与人体健康的探索。

不过,这些研究由于无法对“烟草经济”直接作出贡献,而始终处于相对“弱势”的地位。

而谢剑平入围工程院院士,实际上也是因为他在探索所谓有中国特色的卷烟“减害降焦”法方面有所贡献。

引入中草药、选择性降低烟气有害成分、研制开发“神农萃取液”正是谢剑平的主要研究方向,而降害的理论源于美籍华裔科学家左天觉。

在他看来,卷烟烟气中99.4%左右的成分对人体无害,0.6%左右的成分对人体有害。根据这一依据,如果将烟草中对人体有害的0.6%的成分降低,那么就既可以保持烟草的传统本色,又可以减轻因吸烟对人体健康的伤害。

然而,原本是探索降低烟草对人危害的“减害降焦”技术,却饱受质疑。

国家控烟办主任杨功焕认为,“降焦减害”实际上是烟草业做出来的一个推销卷烟的营销策略。

而谢剑平毫不平顺的院士登顶之路,更是众人对“降焦减害”质疑的集体体现。钟南山告诉《科学新闻》,谢剑平所有申请院士的资料、文章、专利没有一点是减害的。

“众所周知中草药一般都是熬制,加在香烟中的中草药都被烧掉了。这能起到减害作用?”钟南山对谢剑平的研究质疑道。

中国工程院院士陈君石则刊发博文也明确表示了对“减害降焦”的“羞愧”。

陈君石立场很坚定,驳斥道:“我实难想象香烟的‘降焦减害’会成为高水平的科技成果。‘降焦减害’不可能降低烟草的危害,反而能误导烟草消费,阻碍控烟活动,这早已是全球公共卫生学界和世界卫生组织等专业机构的共识。”

早在2003年中国签署的《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的第11条中就有明确规定:“烟草制品包装和标签不得以任何虚假、误导、欺骗或可能对其特性、健康影响、危害或释放物产生错误印象的手段推销一种烟草制品,其可包括‘低焦油’等词语。”

“没有烟草消费的安全标准,烟草低危害的宣传,通常都是烟草公司试图欺骗公众,鼓励吸烟技俩。”世界卫生组织驻华代表处新闻官于海伦告诉《科学新闻》。

同时,受访的科学家们无一例外地表示了对正确研究烟草与健康关系的支持。

“我认为研究如何让人戒除烟瘾的工作就十分必要。”钟南山说。

被围剿的获奖

10年来,烟草行业已陆续有7项研究获得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

事实上,能够登堂入室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的烟草类研究不胜枚举。一篇题为《中式卷烟减害新探索》的文章,罗列了21世纪以来全国烟草行业获国家科技进步奖的项目名单。“2002年《红河卷烟厂自动化物流系统》、2003年《提高白肋烟质量及其在低焦油卷烟中的应用研究》、2004年《根结线虫生防真菌资源的研究与应用》、《降低卷烟烟气中有害成分的技术研究》、2005年《二醋酸纤维素浆液精细过滤及高密度生产技术研究》和2010年《卷烟危害性评价与控制体系建立及其应用》……”

“10年7奖”,在学者熊丙奇看来,是行政主导的政府科技奖励、科技评审导致的结果。

“创新不是靠奖励奖出来的,政府应该退出科技奖励,把学术的交给学术,把市场的交给市场。”熊丙奇在博文中写道。

除此之外,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的公示显示,此次参选的烟草研究成果的应用“提升了产品质量和市场适应性,近三年累计实现新增销售收入1735.74亿元,新增利税1421.8043亿元”。

这些数据似乎表明,在烟草类研究获奖的背后,正是一条通往巨大经济利益的“康庄大道”。

其实,从科技部、国家科技奖励办公开的相关法律条文来看,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评选本身就包含了对社会伦理、道德层面的考量。

翻阅《国家科学技术奖励条例实施细则》第九十六条:“获奖成果的应用不得损害国家利益、社会安全和人民健康;《国家科学技术进步法》第二十九条则规定:国家禁止危害国家安全、损害社会公共利益、危害人体健康、违反伦理道德的科学技术研究开发活动。”

“面对科技给人类带来的种种便利与好处,其隐含的道德、伦理问题很容易被忽视。”中国科学院研究科技哲学的胡新和教授在接受《中国青年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而杨功焕也表示,前几次的获奖,已经被许多烟草商用在烟草营销上,给烟草业带来了利润。而谢剑平能够在去年成功当选中国工程院院士,也与他曾多次获得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有关。(来源:科学新闻)

ww 本文来源:网易探索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助你突破自我瓶颈的24堂精英课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新闻首页